峨眉山景区山脚下报国寺住宿

圣象峨眉演出节目介绍

tag: 圣象峨眉演出节目时间:2011-04-30 点击:

《圣象峨眉》演出是作为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的峨眉山夜间旅游形态的一种新开发,是峨眉山景区的品牌晚会,时间为90分钟,由“幻、雅、灵、蜀、刚、梦、禅”七部分组成。

第一场:洪荒——幻
八亿年的孕育,七千万年的成长,两百万年的春风时雨,潜移默化、方才造就了这一座钟林毓秀的仙山佛国。
以山为骨以水为魄
那踏莲而来的仙人留下飘渺的痕迹
千年的香火传承着传说与信仰


以山为骨,逐水而舞,亦真亦幻的仙山幻境,拉开一幅秀美的画卷。



仙女,灵猴,诗情画意,尽显这一座仙山的风骨韵味。



原来,山水灵韵也是可以这般长袖善舞的......

这一轮皎洁的明月啊,可曾记得下渝州的太白遗风?


第二场:茶韵——雅
千姿百态的茶芽在青花瓷盏中随波流动,好似碧玉染请将,又好似生命的精灵在舞蹈,闻一闻弥散开来的香味,是那样的清幽淡雅,沁人心神。用心灵去感悟吧,这些来自峨眉山春之灵的气息,将清醇的茶香洒向四方。
峨眉山的茶文化历史悠久,早在唐朝时候就有“峨眉多药草,茶尤好,异于天下”的文字记载。茶艺师将中国武术中的18般兵器的套路融合于长嘴壶的表演中,颇具观赏性。


青花,又见青花,荷塘青花瓷,中国茶文化浓淡总相宜。



只一盏浸淫了巴山蜀水风韵的功夫茶,便不虚了这一回峨眉山之行。



女子们如出水芙蓉,柔美含蓄,曼妙的旗袍画上青花,娉婷袅娜,温文尔雅。紫砂壶泡上峨眉雪露,青花瓷茶盏余温尚存。

 

春田,春山,春茶,春姑娘,这些俊俏的采茶姑娘穿行在春田里,似茶芽儿一般翠嫩欲滴。


第三场:猴趣——灵
苍松翠木的森林中,藤蔓缠绕,满目绿意盎然,在树林间,有花盛开,溪水清脆,莹光点点,精灵闪耀,林风送来花香,晨曦散去,森林中的精灵们苏醒了藤蔓间,一群小猴在嬉戏着,无忧无虑地享受着这人间天堂。盘根错节的山石老树,在这灵气中孕育、生长,彰显着生命力量。


源于生命的悸动,山林中总有精灵们欢乐的舞蹈,峨眉山的灵猴,佛性?人性?



山与树缠绕,莹与岚交织,这座神奇的仙山啊,给予我们太多的美丽......

 

“灵山圣灯”是峨眉山的一道独特的风景,杂技小姑娘精彩的表演,营造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四场:民俗——蜀
蜀风流淌,巴山连绵,巴蜀文化源远流长,一盆巴山蜀水麻辣飘香,万卷锦绣天府绝活远扬。
民俗篇生动展现:木偶书艺、变脸、吐火、滚灯等。
原滋原味的川西民居,带你走进四川地地道道的小镇风情,感受世代生活在这里勤劳善良的人民和纯朴的民风。




川剧是中国戏曲中一个古老剧种,300多年的历史,川北灯戏更是土生土长的川剧流派之一,《滚灯》是灯戏的传统代表剧目。


一方印染不尽峨眉秀色,一支笔描不完仙山景象。 木偶书艺出神入化的演出震撼人心。





变脸是川剧艺术中既神奇又好看的绝活儿,川剧艺术家们用瞬间变化出五颜六色的脸谱来反映人物内心世界的变化。在《圣象峨眉》的舞台上,艺术家们所表演的真人变脸已是绝活,而木偶变脸,更是绝活儿中的绝活儿。


变脸简介:
  相传“变脸”是古代人类面对凶猛的野兽,为了生存把自己脸部用不同的方式勾画出不同形态,以吓唬入侵的野兽。川剧把“变脸”搬上舞台,用绝妙的技巧使它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文化。
  中国戏曲的情绪化妆。变脸最先用于神怪角色,明代已有。明杂剧《灌口二郎斩健蛟》中就有“变化青脸”的记载。当时的变脸是演员进入后台改扮 。 后世则演变为当场变脸,成为一项表演特技,不少地方剧种都有,以川剧最为著名。变脸有大变脸、小变脸之分。大变脸系全脸都变,有3变、5变乃至 9 变 ;小变脸则为局部变脸 。 变脸的主要手法有三:抹暴眼、吹粉、扯脸。前两种属涂面化妆,如抹暴眼是演员手指抹上预存于眉头或鬓的墨青,一抹即变;吹粉更是粗糙,即演员吹起色粉,以改变脸色;后一种则加用面具,一层一层套在脸上,松紧死活有度,变时一个个扯下来。此外,还有撕脸与贴脸,现已不多用。变脸要求动作敏捷,不露痕迹。主要用于剧中人物惊恐、绝望、愤怒等情绪的突然变化。


历史
  变脸之于川剧,有如喷火之于秦腔,皆属招牌路数、看家绝技!
  说起变脸,有必要先到川剧那里去溯一溯源头。话说清乾隆、嘉庆年间,每至逢年过节之际,在四川乡镇村落码头处林立的庙堂都会搭起戏台以作庆典,久而久之,川剧就在街头巷尾之中渐成气候。清代“两湖填四川”,为蜀地的文化带来了诸多新元素,昆、高、胡、弹、灯,诸腔戏班汇集入巴蜀各大城中的酒肆街坊之中,生、旦、净、末、丑同亮相于茶馆的小戏台之上,日久逐渐形成共同的风格,清末时统称"川戏",后才改称“川剧”。
相较于川剧艺术本身的渊源和博大,变脸的技艺成形则还要归属于二十世纪。在这期间,变脸在戏班的对台戏中不断摸索、演变、精化,渐渐成为川剧的一大特色。川剧的悲剧极有特色,喜剧独树一帜,凡是情感波折、内心激变之处,变脸皆有用武之地,它以其怪诞狰狞的面相变化表现出人物内心不可名状之律动,作为一种对人物内心非常独特的表现手法,无疑大大增加了川剧本身的表现力,每及名角表演变脸,就常常酿成爆棚之患。可见,老百姓对这种极端好看的耍活儿是打心眼里认可的。
手法
脸,用以表现剧中人物的情绪、心理状态的突然变化——或惊恐,或绝望,或愤怒,或阴险,或变态等等,达到“相随心变”艺术效果。变脸,用于神仙、鬼怪,显示其摇身变化的道法魔力;侠客、盗匪运用变脸,一是“蒙面”——掩其“庐山真面目”,二是“换貌”——可谓做“移容”术。变脸,可使剧情推进,使异峰突起;可使剧中人物的演化和易于展示,确是一项特殊的技巧和表现手段。
  变脸,在全国300余个戏曲剧种中有不少的兄弟剧种有此绝活,只不过变脸的种类有多寡之别,变脸的方法有差异之分。亦不讳言,川剧的变脸最为著名,饮誉中外。
  川剧变脸的种类颇多,方法也不少。概括起来有拭、揉、抹、吹、画、戴、憋、扯八种。以“拭”而言,就有单手拭,双手拭;单手独指,两指、三指拭等。
  变脸,早在明杂剧《灌口二郎斩健蛟》中就有“变化青脸”的记载。只是那时变脸的方法极简,“变”法单一,技巧性也不很强。
  川剧变脸的可贵之处,不仅仅把它作为一种特技,而且体现了川剧传统的导演艺术。还可以断言:川剧传统的导演艺术继承、发展了“变脸”,将这一特技用于传统的导演手法之中。
  这里,以川剧八种变脸的种类,略举一二例,便可知其传统导演手法对“变脸”运用的匠心。
  拭 即“拭暴眼”。《肖方杀船》的水贼肖方,闻船到无情渡,杀夫夺妻的阴谋即成。大叫一声:“金大用!”身若风车旋转一圈,两眼横划了一条黑杠(名曰“棒槌”);“你不得活!”继丢帽、飞衫、执刀……直冲后舱。肖方意欲何为?“拭暴眼”起的系列表现,观众已看得清清楚楚了。
  《红梅记•放裴》的裴生,闻贾似道派遣的刺客将至,不禁大惊失色——仍以“拭暴眼”一扩大、加浓两跟眼圈,表示出人物的惊骇状态。
  揉 揉脸——凭借角色面部原有的浓眉、黑眼、粉底、油脸,以手揉散。
  “马上创业王”赵匡胤命欧阳方挂帅、呼延凤廷为将,御驾亲征河东白龙(《下河东》)。丞相欧阳方密通白龙,欲实现谋篡之举。借故当君面立斩凤廷,又妄想即弑赵起事。因赵匡胤英武过人,叛臣欧阳方反被匡胤拳击伏地。此时,飞扬跋扈的欧阳方从地上挣扎爬起,脸呈死灰颜色,一扫刚才穷凶极恶之象,夹起尾巴逃离了御营——以“揉”之法,惩处了这位手握兵权的大奸相曹操从国舅伏完府搜出伏皇后命国舅联合外臣诛曹的“血诏”,于是乎杀气腾腾地率众进宫问罪。操在汉献帝面前乱捧打死伏皇后,鸩杀二皇子。曹妃以言探父:是否有谋朝篡位之心?置女儿何处?操因时机尚不成熟,假以盟誓释曹妃之疑——他撩袍下跪誓罢,叩头而起——只见他眉眼模糊、双目无光、白脸的曹操变成瓦灰。“揉脸”,“亮”出了这位赌“冤枉咒”的奸雄的心中之“鬼”。
  抹 白氏、青儿主仆为寻许仙激战金山,败走断桥。许仙奉法海命赴断桥与妻白氏一会,性如烈火的小青(川剧以男演员饰)闻许呼唤之声,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大声叫道:“……等着,奴婢接你来了!”双足一跳,旋即转身——俊扮的面子L,顿时变成红B青儿追上许仙,抓住许,谁知他“金蝉脱壳”逃遁,青怒视许的(注:褴衫,古代一种上下衣相连的服装。常写作“蓝衫”,误也。)褴衫,气得二目圆睁,随即扬手飞褶……脸由红变黑;白氏慌忙赶至,护住许仙,斥退小青。怒不可遏的青儿去而复返,但被主人阻拦,青愈加愤慨——黑脸聚变金色。青儿“三追三赶”许仙,三次以“抹”变脸,既表现青儿“男性”的特征,突出了青儿刚猛的性格,又使独具一格的川剧《断桥》添浓了“麻辣烫”的风格。
  吹 《青州坟》(又名《李存孝显魂》):三月清明,晋王李克用为义子十三太保李存孝扫墓。水寇王彦章获悉,兵围青州坟,追杀李克用。存孝率阴兵救驾——以靠甲武生俊扮应工的十三太保,见生前的手下败将彦章悖誓反唐,欲伤义父,摇身一转,头部一摆,霎时满面金色,印堂呈显赤色“冲天红”,吓得彦章魂散魄飞。饰存孝的演员用嘴“吹”变其貌,增强了舞台的戏剧气氛,显示了李存孝的英武神威。全金扑面,仍留原有的“冲天红”,也展现演员“吹”技之高超。
  画 乃画变。演员以笔和颜料为变脸的工具。
  南北朝(宋),废帝刘子业昏庸无道,屈杀功臣,****宫闱,败坏伦常。其舅戴法兴冒死进谏被斩于午门,其弟湘东王刘子荣金殿面斥子业也险遭杀戮……由此,暴发了一场宫廷政变,湘东王率众于竹林堂废子业。
  当众人高呼“打扫金殿,湘东王登基”时,以武生俊扮应工的刘子荣,洋洋得意地雀跃转身——洁白的脸上,添了一块粉色的“豆腐干”,随之伴以“嘻嘻”的尖笑和滑稽的表演。打倒了一个“花鼻梁”的皇帝,又来一个“鼻梁花”的新君,台上的剧中人和台下的观戏人自然为这位“登基者”作出恰如其份的评判:“又是一个昏君!”这就是川剧《竹林堂》传统导演手法的结尾处理。其例一也。
  《封神演义》故事剧——广成子《三进碧游宫》,用翻天印将通天教主的徒儿连续三次打变出兽类原形,教主三次闻报,怒形于色——以花脸应工、俊扮的通天教主,每闻凶讯即变脸一次,这种(除第一次)面上套画脸谱的画变,以四句弹腔[二流)的时限,要求演员勾脸迅速,构图简明,笔锋粗壮,色彩对比强烈,极考饰者功力。观众从中既得到了艺术享受,又能形象地看到通天教主胸中怒火的逐步升级,亦为通天教主铸成大错作了很好的铺垫。其例二也。
  戴 《活捉王槐》:书生王槐始乱终弃,致使二少女羞愤自缢。一夜,二女鬼至书斋向王槐索命。授槐功课的二位老师至王书房,见王不省人事,唤醒叩问;昏迷中的王槐见二师至,声变态异——说话嗲声嗲声,形态扭扭捏捏,粉面郎君变成了红粉佳人——他“戴”上了一张薄薄的柳眉、杏眼、樱桃口的女人面具——“戴”变使文生饰演的王槐的女声唱腔,旦角指爪尤趋向合剧情、符人物的程度,也使王槐这个角色的自我“坦白”更为可信。设想,若非以王槐“戴”女面自言自语地陈述往事,二老师怎能笔录下他亲自“招供’:的负义行为的“口供”。其艺术感染力也随之大大减弱,惩罚这个负心人的作用也不会如此的强烈。
  憋 兵部尚书的公子李彦贵家遭突变,其父下狱,全家查抄,彦贵将母与嫂寄宿古庙;彦贵向礼部尚书黄璋(未婚妻之父)求助,又受黄悔婚之辱;万般无奈,以卖水营生……平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宦门子弟,哪里下过苦力?当他用尽吃奶的全身力气,勉强将一扫k盛水数十斤的水桶担起时,温文尔雅、清秀俊俏的白面书生成了“红脸关公”——导演调动“憋”气的变脸手段,将《卖水记•秀才卖水》中的一个微末细节处理得维妙维肖。无须再用叫“苦”之类的台词,也反映出这位落难秀才的惨状。
  扯 扯脸是变脸中技术性最强,难度极大的一种方法。
  洞庭英雄贝戎,行侠仗义,打富济贫。劫皇纲官银激怒官府,画影捉拿,贝戎施“移容”术变换面貌,方化险为夷——全部《归正楼》中有关贝戎的部份情节。导演抓住官府画影缉捕义盗的这一细节,运用“移容”,令贝戎从官差的鼻子下溜掉。“变脸”,为饰贝戎的演员有技可施,也为观众提供了欣赏这一特技的机会。旧时,戏班每逢“三伏”、“三九”的营业淡季,只要挂出《归正楼》接演《九变化》便可座无虚席,由此可知这一“变脸”特技的艺术吸引力,也因那时仅仅在此戏中才有“扯”脸的变脸可以观赏。
  贝戎这一人物在《归正楼》里本不算什么主要角色,由于使用“扯”变,人物的“座次”上升,在剧目的正名后又产生了《九变化》的副名。
  川剧的导演前辈,不单是为贝戎这个人物设计了“扯”变就到此却步,而是在“九次”变脸中的一些地方还作了细致的具体处理:
  激越的“堆山锣鼓”打出雄壮魁武的贝戎——他面呈五彩,圆眼大口,红眉赤髯——“大花脸”脸谱;以武生扮演的贝戎用的却是“掌盘式口”、“虎爪”手姿、熊势步伐——川剧“花脸”行的“登打”;紧接“扯”下“五彩”面具,现出满额皱纹、白眉银须的老叟象——击乐配合演员躬背弯腰、老态龙钟的缓慢形体动作,由猛敲转为慢打的[半登鼓)。继后是逐一“扯”脸,锣鼓也随之变换。当“贝戎”的面部出现“小丑”的脸谱时,打击乐即更改为以小锣、镲子为主的“小打”,演员也短脚缩手、运用起“矮子身法”……“贝戎”一次一次地更换面貌的表演,总不离窥前顾后、环视左右的探试内容。当他确信,后无追兵赶宋,前无官差阻截时,才露出自己的本象,潇洒地迈步行去。
  《九变化》中“扯”脸之法,建国后借用于《水涌金山寺》的钵童,受到国内外行家和观众的好评。由于“扯”脸的材料优胜旧时,变法亦随之较从前多样、巧妙。遣憾的是,学会“扯”脸的多,研究先辈运用此技的道理者少,故泛泛而用,用得不合戏情、人物,让这一变法特技丧失了一些吸引观众的魅力。
  变脸的手法大体上分为三种: “抹脸”、“吹脸”、“扯脸”。此外,还有一种特殊的“运气”变脸。
  “抹脸”是将化妆油彩涂在脸的某一特定部位上,到时用手往脸上一抹,便可变成另外一种脸色。如果需要全部变,则将油彩涂於额上或眉毛上,如果只变下半部脸,则油彩可涂在脸或鼻子上。如果只需某局部变化,则油彩只涂要变的位置即可。如《白蛇传》中的许仙,《放裴》中的裴禹,《飞云剑》中的陈仑老鬼等都采用“抹脸”的手法。
“吹脸”只适合于粉末状的化妆品,如金粉、墨粉、银粉等等。有的是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内装粉末,演员到时做一个伏地的舞蹈动作,趁机将脸贴近盒子一吹,粉末扑在脸上,立即变成另一种颜色的脸。必须注意的是:吹时闭眼、闭口、闭气。《活捉子都》中的子都,《治中山》中的乐羊子等人物的变脸,采用的便是“吹脸”的方式。
“扯脸”是比较复杂的一种变脸方法。它是事前将脸谱画在一张一张的绸子上,剪好,每张脸谱上都系一把丝线,再一张一张地贴在脸上。丝线则系在衣服的某一个顺手而又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如腰带上之类)。随著剧情的进展,在舞蹈动作的掩护下,一张一张地将它扯下来。如《白蛇传》中的钵童(紫金铙钵),可以变绿、红、白、黑等七、八张不同的脸。再如《旧正楼》中的贼、《望娘滩》的聂龙等也使用扯脸。 “扯脸”有一定的难度。一是粘脸谱的粘合剂不宜太多,以免到时扯不下来,或者一次把所有的脸谱都扯下来。二是动作要干净利落,假动作要巧妙,能掩观众眼目。
  还有一种方式是“运气变脸”。 传说已故川剧名演员彭泗洪,在扮演《空城计》中的诸葛亮时,当琴童报告司马懿大兵退去以后,他能够运用气功而使脸由红变白,再由白转青,意在表现诸葛亮如释重负后的后怕。
总之,变脸在川剧中是很绝的一门技艺,现在已被其它兄弟剧种所借鉴,并且已经流传国外。

第五场:峨眉武术——刚
峨眉武术是峨眉山2500文化积淀的精髓,其特点为:刚柔相济、内外兼修。自古以来就和少林,武当并列为中华武术的三大流派


开棍是峨眉武术硬气功中的一种。



在冷兵器时代渐行渐远的今天,武术也许更象是我们心中的一个英雄梦。



用高科技营造出来的声光效舞台,总是能将观众们带进梦幻般的峨眉武术氛围中来。


“童子功”是峨眉武术中的一朵奇葩。




峨眉武术
峨嵋武术以中国名山峨嵋为发祥地。包括世间流传的“五花”即成都都江堰青城山的(青城派)。金堂云顶山铁佛寺地区的(铁佛派),四川丰都地区青牛山(青牛派),四川涪陵点易洞地区(点易派),四川荣昌及隆昌两地(黄林派)。八叶是指在世间流传的赵门、僧门、岳门、杜门称为四大家。洪、化、字、会称为四小家。明朝时人唐顺之先生所著《峨眉七道人拳歌》曰:“浮屠善幻多技能,峨嵋拳术天下奇。”

历史渊源
春秋战国时期

有不少文人方士隐居峨嵋山。司徒玄空,号动灵子,耕食于山中,在与峨嵋灵猴朝夕相处中,模仿猿猴动作,创编了一套攻守灵活的“峨嵋通臂拳”,学徒甚多。因为司徒玄空常着白衣,徒众尊称为“白猿祖师”。《中国武术史》记作“战国白猿,始白名士口,字衣三,号动灵子”。1989年四川科技出版社《四川武术大全》称为“春秋战国白猿公,字衣三,即峨嵋山的司徒玄空”。2001年版《乐山志》载为“白衣三,相传战国时仿山猿动作创编峨嵋通臂拳,攻防灵活,在峨嵋山授徒甚众。”北宋时期,峨嵋山成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普贤菩萨的道场,僧人大增,自然武僧也为数不少。

南宋建炎年间
  (1127-1130年),峨嵋山临济宗白云禅师创编了“峨嵋临济气功”。明代,峨嵋武术进入鼎盛时期,英才辈出,高手林立,其拳法更为精湛。明人唐顺之的《峨嵋道人拳歌》,生动而形象地描述了明代峨嵋派拳术术的高超技艺,从起势到收势的全过程,其神态、劲力、身法、击法、呼吸、节奏等各个环节,都记叙得细致入微。他用“忽而竖发一顿足,岩石迸裂惊沙走”赞其硬功卓绝;用“百折连腰尽无骨,一撒通身皆是手”颂其软功柔韧;用“去来星女掷灵梭,夭矫天魔翻翠袖”形容其动作敏捷;用“险中吴巧众尽惊,拙里藏机人莫究”概括其伸缩开合,变化自如,可谓精深之至。《峨嵋道人拳歌》其30句,是现今找到的颂扬峨嵋武术的唯一专题诗篇。

清康熙年间
  曾经师从朱熊占学习峨嵋枪法的明遗民吴殳(1611-1695年,号仑尘子,江苏娄江人)著《手臂录》,精确地阐述各种枪法,其中写道“西蜀峨嵋山普恩禅师,祖家白眉,遇异人授以枪法,立机穴室,峨习两载,一旦悟彻,遂造神化,遍游四方,莫与驾并。枪法一十八札,十二倒手,攻守兼备,破诸武艺。”可见其变幻莫测,精妙绝伦。在峨嵋枪法中,有治心、治身、动静、攻守、审势、戒谨、倒手等技法,大大丰富了峨嵋武术的理论。

风格特点
峨嵋武术有架式工整,舒展,动作快速勇猛。各种腿法及跳跃,要求打拳即与人较技的赵门拳。有虚步高桩。刚劲有力。技艺上重擒、拿、挤、靠。贴身近打,腿不过膝的僧门拳。有以擒拿为主,配合功法打“草龙桩”、“沙袋”,操“滚筒”。杜绝,阻止对手攻击的杜门拳。有软缠脆打,刚软相济的“不画圆不成拳,对方手来无法拦”的岳门拳。有动作刚猛,沉脚重手,并辅以发声助威的洪门拳。有以褂、拿、探、巴手法为主。手轻脚快的化门拳。有以字形取意,每式一字,以字练拳,以单操为主。运拳时以鼻呼气配合,发声助力的字门拳。有以意识运动肢体,以肢体进行攻防的慧门拳,有攻守进退皆侧身取势,身型中正,身法讲究吞、吐、沉、浮步法多闪展侧进;技击来说究以快制慢,顺势借力的黄林派等。 武术工作者对于峨嵋武术的拳法技术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研究。峨嵋武术拳理技法和南方拳术以及北方拳术有所区别,具有独特之处,而这种具有南北交融的技击风格也逐渐得到了广大武术研究者的认同。如张培莲认为(《峨嵋剑》,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峨嵋剑的特点是:击法明快,撩挂划圆,翻如闪电,云穿转圈,上惊下取,剑法多变,刺如猛虎,劈斩如山,抹截拦扫,虚实相间,以活为本,以快为上,以巧取胜。
  孟宪超认为(《峨嵋派拳术的技击要求与特点》,武林,1987年第7期)峨嵋派拳术的技击法则为十字攻守秘诀,包括陈法、让法、闪法、顶法、探法、随法、通法、骗法、藏法、错法。董如军认为(《古代实战秘诀:峨嵋派拳术述真》,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1991),峨嵋派拳术属内家拳技法,动作讲究刚、柔、曲、直。技击战术讲究诱敌深入,后发制人。赵鸿宾认为(《明清四大名枪探析》,武林,1993年第7期)从《手臂录》中反映出峨嵋枪法的风格特点是不言步法,不言立势,攻守兼施。枪法理论讲究用技易,治心难,提出治身、宜动、宜静、攻守、审势的对扎枪法理论。汪键认为(《习峨嵋武功》,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04)峨嵋武术套路特色是短小精悍,拳多腿少,步伐灵活多变,以防代攻。技击特色是后发先制,闪展腾"转"、擒拿封闭、背锁刁揉、钩弹蹬踢、吞吐沉浮。武功特色是内外兼修,并以缩、小、绵、软、巧。

第六场:蝶舞——梦
拥抱前、离别后,生命在这一秒化成灰烬,我愿化身为蝶,只为在梦里与你翩然起舞,哪怕天旋地转,只愿与你缠绵一梦,在这座琴声悠扬充满禅味的仙山里,一同飞向遥远的天际……
中国大木偶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世界稀有剧种,《长绸舞》是川北大木偶的代表剧目之一,它舞动的8米长绸是我国戏曲类节目中最长的长绸,该节目曾随团出访过俄罗斯、芬兰、印度、荷兰、新加坡、墨西哥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在2003年韩国春川国际艺术节上荣获表演金奖。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真?大木偶长绸舞和杂技,舞蹈的完美结合。



那一轮山月,象是在呼唤海内外的游客,来吧,《圣象峨眉》剧组将带给你全新的艺术感受。


踏月而来的女子,她们在追逐梦境的美丽。



川北大木偶
简介
2006年6月10日,我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川北大木偶被列入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北大木偶已有300余年历史。清初湖广人青发荣。青发旺在湖广填四川移民时,将大木偶艺术带到了川北仪陇县,后来青氏又将此技艺传给了杨三合。1914年仪陇县包包场(今石佛乡)木偶艺人李约之买了杨三合后代的木偶,率其子李章福、李章祥,创建了“福祥班”,或称“李家班”。此后,大木偶艺术在川北地区活动频繁,妇孺皆知,人称“川北大木偶”。
木偶戏
我国的木偶戏有着悠久的历史,它始于汉,兴于唐,到宋时就相当盛行了。南充地区的木偶戏有川北大木偶与京木偶,二者都是杖头木偶,此外还有指戏木偶,即被单戏。京木偶较小,川北大木偶较大,京木偶与流行于其它地区的京木偶相同,而川北大木偶则风格别具,颇有特色。川北大木偶身高四尺有余,比京木偶大出三倍以上酷似真人,且表演不受剧种限制,人和木偶混合(阴阳班)演出时,神貌无异。
历史沿革
早期发源
  据口碑,川北大木偶已有300余年历史。清初湖广人青发荣。青发旺在湖广填四川移民时,将大木偶艺术带到了川北仪陇县,后来青氏又将此技艺传给了杨三合。1914年仪陇县包包场(今石佛乡)木偶艺人李约之买了杨三合后代的木偶,率其子李章福、李章祥,创建了“福祥班”,或称“李家班”。此后,大木偶艺术在川北地区活动频繁,妇孺皆知,人称“川北大木偶”。
中期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分别成立了仪陇县木偶剧团(大木偶)、南充市木偶剧团(京木偶)。两个剧团均参加过50年代的木偶戏会演,演出各有千秋,获得大会好评。南充市木偶剧团已有“文化大革命”中撤销,仪陇县木偶剧团于1985年更名为南充地区木偶剧团,1987年迁南充市。
  木偶艺术,特别是大木偶,近年来有长足的地步。川北大木偶的人物造型以写实为主,眼、眉、口、头、耳、鼻、手、腰以及关节均可以活动,表演时能取物握物,穿衣解衣,戴帽脱帽,穿靴脱靴,吹火点蜡,拂袖掸尘,变脸下腰,神乎其技,与人无二。同时翎子功、扇子功、水袖功等亦无异于生人。
鼎盛时期
  川北大木偶具有强烈的国际国内影响。1953年,川北大木偶赴京演出,邓小平赠送了奖品,以资鼓励。1975年再度赴京,又一次受到高度评价。1987年康克清还亲自为“川北大木偶”题词。198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亚洲文化》、香港《大公报》刊登川北大木偶剧照,发表评论文章,高度评价和颂扬了世界稀有的川北大木偶艺术。苏联戏剧家、著名木偶大师奥布拉兹佐夫在50年代就发表了评论文章,赞川北大木偶艺术是“世界上罕见的木偶艺术,是中国民间艺术的冠冕”。1987年8月,南充木偶剧团赴苏联、芬兰访问演出,获得极大成功。他们称誉“大木偶艺术是世界独特的十分令人珍爱的木偶艺术”,“在表演手法丰富细腻方面,欧洲木偶艺术还比不上中国。”1988年12月,川北木偶赴新加坡演出,观众反映强烈,赞誉不绝。1989年9月,南充木偶剧团赴京参加全国第二届艺术节,在首都舞台上又一展风姿。1990年8月大木偶艺术到印度演出,11月又应邀赴荷兰演出,两国观众叹为观止。

第七场:圣象——禅
云海流动,佛号盘旋,乐声缭绕,佛香四溢,琉璃燃灯绽放,天地纤豪毕现,寺门洞开,普贤菩萨神态庄重乘白象而来,佛光普照,一切法,包罗万象。那声声入耳,摄入心魄的佛号引领我们进入无边的欢喜世界。




宝象庄严,佛法无边,弘大的场景诠释着佛理。或者,您来峨眉山,正是因为佛音的召唤......


在圣象的指引下,我们相聚在象城大剧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峨眉山脚下酒店步行2分钟坐观光车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免费wifi无线wifi覆盖设备
  • 24小时热水快速响应,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