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景区山脚下报国寺住宿

峨眉山华严铜塔铸造于何时?

tag: 峨眉山华严铜塔时间:2011-08-24 点击:

现保存在峨眉山伏虎寺内的华严铜塔,因塔体铸有《华严经》中所记佛祖说法七处九会的场景以及《华严经》文而得名。又因该塔原供奉于峨眉城南圣积寺内,又称圣积寺铜塔。塔为紫铜冶铸,

现保存在峨眉山伏虎寺内的华严铜塔,因塔体铸有《华严经》中所记佛祖说法七处九会的场景以及《华严经》文而得名。又因该塔原供奉于峨眉城南圣积寺内,又称圣积寺铜塔。塔为紫铜冶铸,通高5.8米,八方十三层,塔式为喇嘛塔与楼阁式塔结合的密檐塔,造型独特,工艺精美,为一件十分珍贵的古代铜铸艺术品。塔原有须弥座,呈正方形,四角各铸一尊力士,托起塔身。该塔于1959年被运往重庆冶化未成,但须弥座被毁,仅存须弥座的上半部。1956年8月16日,华严铜塔被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四川省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年代定为明。而在1991年4月16日,华严铜塔被四川省人民政府重新公布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时,年代定为元。2006年,华严铜塔作为“峨眉山古建筑群”的组成部分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对其铸造年代采取了回避。华严铜塔究竟铸造于何时,就成为一个谜了。



关于华严铜塔的铸造年代,目前有以下诸说:

(1)元代铸造说。刘君泽《峨眉伽蓝记》“圣积寺”条载:“存铜塔一合,十七层,塔身铸佛四千七百尊及《华严经》全部,元时永川万华轩者所施造也。”

(2)明万历乙酉年(1585年)铸造说。陈述舟《伏虎揽胜》:“原铜塔的铜座有文云:‘明万历乙酉年(1585年)秋,永川信士万华轩施制。’”

(3)明万历年间(1573年—1619年)铸造说。何志愚《佛教在峨眉山》:“制于明朝万历年间(1573年—1619年),四川永川县信士万华轩施制。”

(4)明代铸造说。罗友援《漫话伏虎寺》:“华严铜塔,塔体高大,铸刻精湛……虽明时之物,仍完好无损。”

新编《峨眉山志》对圣积寺铜塔的铸造年代采取存两说,即刘君泽《峨眉伽蓝记》的“元时永川万华轩者所施造”之说和陈述舟《伏虎揽胜》“明万历乙酉年(1585年)秋,永川信士万华轩施制”之说。

究竟华严铜塔铸造于何时呢?问题的关键是塔座是否有纪年铭文。笔者收集到在华严宝塔塔座被毁以前,记载华严宝塔的文献资料有如下:

(1)清康熙年间江皋《游峨眉山记》有“圣积寺,杰阁一区……内铜浮屠七级,雕镂佛像,倍极庄严”;

(2)清康熙年间释彻中《朝峨眉山记》:圣积寺“有铜钟、铜塔,甚精工”;

(3)清乾隆年间窦絅《游峨眉山记》有“圣积寺……有铜钟、铜塔,颇精工”;

(4)清光绪年间楼藜然《峨眉纪游》:“圣积寺……右峙窣堵波,亦范铜为之,铸佛四千七百尊,旁铸《华严经》全部,制极精工,闻皆永川万氏施造”;

(5)清谭钟岳《峨山图说》:“(圣积寺)右峙铜塔,高二丈许,十有四层,铸佛四千七百尊,旁镌华严经全部,永川万华轩施制”,并绘有铜塔的图形;

(6)民国许止净《峨眉山志》卷四:“小金塔,在圣积寺,高二丈余,永川万华轩施”;

(7)丹麦人丁·普里卜·默勒撰写的《中原佛寺图考》(1937年出版)中录有华严宝塔的素描图片,认为该塔与五台山显通寺铜塔的塔式是一致的,推测两者的铸造者为同一人,时代为明代万历年间;

(8)普超法师在1953年述录的《峨眉山游程介绍》中介绍老宝楼时,对一些造像法物则作了年代介绍,如“观音像,高五尺五寸四分,宽三尺九寸,万历已亥年(1575年)造;接引佛,高一丈六尺,明嘉靖庚戊(1550年);华严铜钟,高七尺,直径六尺七寸,嘉靖丁卯(1567年)八月造”,而对华严铜塔则没有年代介绍。

以上这些材料说明,华严铜塔塔体本身并无铸造年代的铭文,那么华严铜塔究竟铸造于何时呢?

民国许止净《峨眉山志》收录了清康熙年间王曰曾作的《铜塔》诗:“一塔凌霄会万灵,经传大藏又分身。劫来不碍无边法,各现慈悲度世人。”题下有小注“明万历陈皇后购青铜铸成,计十五层,每层内分五层,每一层金佛数百尊,共计万尊。每层俱刻金字经卷,诸经毕备。峨眉山门一座,山顶七座。”这里讲到明万历陈皇后(有一说为慈圣太后)购铜铸成铜塔八座,其中一座就放置在被称为峨眉山门的圣积寺。清同治年间广东番禺人江锡龄所著的《峨山行纪》对留置于峨眉山门圣积寺的这座铜塔作了解释“(圣积寺)殿外铜塔一座,传为峨山金刚台物,以体重难上,留置于此。”

陈皇后,是指穆宗之孝安皇后陈氏,据《明史·后妃二》记载:“孝安皇后陈氏,通州人。嘉靖三十七年九月选为裕王继妃。隆庆元年册为皇后。后无子多病,居别宫。神宗即位,上尊号曰仁圣皇太后”,而神宗的生母孝定李太后,则“上尊号曰慈圣皇太后”。“仁圣居慈庆宫,慈圣居慈宁宫”。慈圣太后“顾好佛,京师内外多置梵刹,动费钜万,帝亦助施无算”。慈圣太后对峨眉山赐金建造佛寺、赏赐也颇多,如建造金顶铜殿、万年寺无梁砖殿、大佛禅院等。而陈皇后(仁圣太后)“无子多病,居别宫”,殷勤祀佛在所难免,故由陈皇后购铜铸成铜塔八座供奉于峨眉山寺院,也是合乎情理。


王曰曾所述陈皇后购铜铸塔一事,发生在明万历年间,也就是说华严铜塔铸造于明万历年间。历代纪游诗文的记述,也支持这个说法。万历以前,目前尚无发现有关华严铜塔的诗文。万历中期,以四川布政司参议分守上川南道的高任重作的《圣积寺》诗中才见到华严铜塔的踪影:“一入峩山境,初闻圣积名。琳光中路见,塔影半空横。杰阁飞灵鹫,洪钟吼巨鲸。山僧迎客至,偈语壮予行。”明代万历年间吴昌求来游,作有《铜塔》一诗:“洪炉巧铸精灵,寸寸金刚不坏身。十五浮图经万卷,功成还赖世间人。”到了清代,记述华严铜塔的诗文多了起来,康熙年间游峨的江皋、释彻中,乾隆年间游峨的窦絅,光绪年间游峨的楼藜然,均在游记中提及华严铜塔。

王曰曾是清康熙年间作《铜塔》诗的,大约陈皇后购铜铸成八座铜塔一事在当时甚为流传。陈皇后“无子多病,居别宫”,自然会引起民间更多的同情与纪念。谭钟岳《峨山图说》纪胜诗之十七后有小注讲到,峨眉山的佛寺沉香塔殿中“供奉明时陈娘娘之像”;刘君泽《峨眉伽蓝记》“白水寺”条载有“高楼建龛奉陈国母,重其护法也。”无论购铜铸塔者是陈皇后或是其他人,都反映了一个事实,即明万历年间,朝廷对峨眉山佛教的大力支持。

万历年间,峨眉山来了一位有着“佛门鲁班”之称的高僧妙峰禅师(1531年-1613年)。妙峰早年和憨山一起在五台山隐居修行时,刺舌血书写《华严经》,感动了当时的明神宗皇帝和慈圣太后,专门派人颁发给写经用的金纸。后来,两人在五台山举办祈嗣大会,碰巧在法会举行后的十个月,皇宫里一位小宫女替明神宗生了个男孩,便是后来继位的明光宗。明神宗和慈圣太后对此感激不已,多次赐金助妙峰在各地修建寺宇。万历十七年(1589年),妙峰奉敕送大藏经去鸡足山,归而礼峨眉,发愿要在山顶上建造铜殿,祀奉普贤菩萨。这八座铜塔的铸造应该是与铜殿相配套的。我们可从现今保存的由妙峰募造的五台山显通寺铜殿及铜塔的情况得出这个结论。显通寺有一个铜塔,与峨眉山华严铜塔极为相似,显然为同一时期作品。

从以上考察可知,华严铜塔铸造于明万历年间,募造者为妙峰禅师。值得注意的是1956年四川省人民委员会公布华严铜塔为四川省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的文件中,华严铜塔的年代定为明代,2003年峨眉山佛教协会编纂的《峨眉山佛教志》也采用明万历年间铸造的说法。

关于华严铜塔,还有一个值得研究者关注的问题,是关于它的层数,目前有十三层、十四层和十五层诸说。现今保存于伏虎寺的华严铜塔,基座上是在八楞覆钵,再上是十二层楼阁式密檐塔,这样,除去基座,是十三层。但从《中原佛寺图考》的素描图及笔者收集的两张20世纪30年代华严铜塔的照片来看,八楞覆钵上是十三层楼阁式密檐塔。这样,除去基座,是十四层。明代的吴昌求和清代的王曰曾,为十五层说,可能是包含了基座。而奉朝命绘制《峨山图说》的谭钟岳,则提出了十四层之说。笔者认为,华严铜塔除去基座外,原本应该是十四层,是在八楞覆钵上把“十三天”做成十三层楼阁式密檐塔。可能是在1959年被运往重庆冶化未成,不但须弥座被毁,而且还损毁了一层密檐塔,成为了今天的十三层。

■ 熊锋 陈运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峨眉山脚下酒店步行2分钟坐观光车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免费wifi无线wifi覆盖设备
  • 24小时热水快速响应,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