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景区山脚下报国寺住宿

“西蜀第一大刹”的前世今生

tag: 西蜀第一大刹时间:2011-08-24 点击:

但一切都因战乱而改变。如今,叠翠依然,藏宝成谜,曾经的“西蜀第一大刹”,只留给我们一个待续的传说。

■ 48重殿宇,僧众千人,骑马烧香,千年古寺,为何今日不存残垣?

■ 摄身崖下,佛光七色,灵岩叠翠,峨眉十景,为何今日无人问津?

■ 红莲耶?灵岩耶?王孙耶?藏宝耶……

印度来的名僧

东晋末年(公元410年前后),大峨山下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缁衣、芒鞋和破钵,印度和尚宝掌来到峨眉山。长天辽阔,绣峦若玉,红日高曜,绿水低徊,他激动而澄明的双眸映出清寂的山色。宝掌忍不住叹道:“高出五岳,秀甲九州,真乃震旦第一山也!”

大峨山下,红莲溪畔,夕阳暮色中,宝掌仰望金顶,见七色佛光,宝相庄严,顿时灵台空明……他在心中对自己说:“这就是吾毕生所追寻的大光明山啊!”

《峨眉山志》载,宝掌和尚,中印度人,周威烈王十二年丁卯出生(公元前414年),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卒,寿 1071岁。传说,他出生时,左手紧握成拳头状,父母想把它掰开,他便啼哭不止。7岁时,左手掌却自然伸展,掌心有豆大红痣一颗,晶莹剔透。当年出家,遂名“宝掌” ,又称“千岁宝掌”。东晋末年来到中国,云游四方,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曾住锡五台山华严寺,后来蜀礼佛,曾住成都大慈寺。来峨眉山后,结茅大峨山下。他是有史记载的来峨眉山的第一位外国僧人。洪椿坪右现有宝掌寺,洪椿坪《双百字长联》中有“远哉宝掌住锡”之语。

7世纪初,中国高僧灵龛禅师来到宝掌结茅处,开建佛寺名灵岩,宝掌和尚观佛处是为“睹佛台”。

“和尚场”的代称

公元2008年7月,高桥场镇

7月炎夏,报国寺西南5公里,峨眉山市高桥镇。高桥,始为一石拱桥名,建于明代,凌架于红莲溪上。民间传说,有一年,当地庙会舞龙灯,龙头上的一颗珍珠从桥上掉下,第二年庙会时,有心的村民竟然发现去年的珍珠还没掉到河里,众人惊异:“这桥真高!”于是为石拱桥取名“高桥”,场镇也因之得名。

其实高桥只有10多米高,桥下红莲溪悠悠流过,碧绿清澈。两头的桥基从崖石上凿出,桥仿佛卡于两崖壁之间,这就等于“两山”承桥重,再加上选择的“拱式”,自然增加了桥的稳定性和坚固性,其中可见古人建桥选址的匠心。桥头现立有一石碑,碑上刻有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重建高桥记》,部分字迹已被尘土掩盖。旁边并列略高的是一座新桥,来往汽车穿梭不绝。

关于高桥为何而建、何人所建?峨眉山市文史专家张洪燕认为,桥为灵岩寺的僧人修建。他说,灵岩寺日益发展,僧众庙宇增多。为了采购方便,便修建此桥。资料记载,每逢场镇集日,高桥场上随处可见和尚的影子,于是高桥又名“和尚场”。是高桥的修建助推了灵岩寺的兴盛?还是因为灵岩寺的发展而有了高桥?今已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高桥与灵岩寺之间应该有莫大之因果。

记者询问场镇居民:“怎样去灵岩寺?”“灵岩寺?”居民有些愕然。同行的、一位同事的父亲是峨眉山人,他换了一个名称问道:“就是红莲寺?”“过了高桥向左走是严寺,高桥中学还有座牌坊!”

高桥?“和尚场”?灵岩寺?红莲寺?严寺?记者心中讶异万分。

“嘉州七贤”的叹息

明嘉靖辛卯(公元1531年),接引殿

“落日西风入化城。万山回合一溪横。谁知今夜峨眉月,共坐灵岩听鹤声。”“好,好!景好!诗好,字好!”随着安磐的落笔,四周响起了一片叫好声。“涪翁有‘出门一笑大江横’,你有‘万山回合一溪横’,一狂放,一悠远,各有千秋啊!”灵岩寺方丈真裕赞道。“书法飘逸灵动,但收笔际却含而藏锋,诗有禅味,书法却少了些禅味,鸿渐兄身在江湖却依然不忘庙堂啊!”章寓之说道。鸿渐是安磐的字。“唉!”黯然一声叹息,不知谁人而发。随后,接引殿禅房一阵沉默,只听见远处断续的钟声。

原来,灵岩寺中,“嘉州七贤”都在。不仅安磐和章寓之来了,徐文华、彭汝实、程启充、张凤■、王宣也都来了。之前,7人都曾在朝中为官:安磐,兵部给事中;张凤■,山西按察使;徐文华,大理寺少卿;章寓之,户部主事;王宣,河东转运使;程启充,光禄寺少卿;彭汝实,南京吏部给事中。他们身居朝廷要职,正直清廉,但因批评朝政犯颜进谏,惹毛了皇帝,相继被罢黜。因为都是嘉州人,时人誉之为“嘉州七贤”。 

7人黯然回乡,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相约游历峨眉山,并来到灵岩寺。朝中受屈,江湖传名。7位贬官来到灵岩寺后受到方丈真裕和尚的热情接待,陪伴游历,并请他们留赐墨宝。本来以为远离朝廷,但心画心声,安磐留诗之间却无意流露出“庙堂之忧”。

“看我的如何?”为打破沉默,章寓之拿起狼毫,饱蘸墨汁,挥毫立就:“灵岩一径入青苍,雨后昙花隔水香。方外欲偷闲半日,绕廊方觉觅诗忙。”“‘灵岩一径入青苍’,峨眉十景,灵岩叠翠,诗画、诗魂啊!”留诗刚完,真裕又请安磐为灵岩寺题词。思索一会,安磐提笔而成:“敕赐禅林”。

中学“包围”的牌坊

公元2008年7月,高桥中学

中学校园,“敕赐禅林”,青石牌坊,高约7米,巍然屹立,风雨侵蚀,苔痕历历。 “敕赐禅林”,雍容典雅,“嘉靖辛卯春二月,给事中安磐书”,背面“祗园觉路”。麒麟、白鹿、青狮、祥云、荷花、兰草图案,依稀可辨。专家介绍,这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明代石坊,其工艺水平和史料价值不亚于北京十三陵的石坊。上世纪末,被列为乐山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牌坊后面是操场,是整齐的教学楼。右望,摄身崖上,金顶、千佛顶、万佛顶如在咫尺。这里曾是灵岩寺的山门,也是接引殿所在。数年前,修建教学楼时,曾经挖出高大石佛像。

校门前的右旁,是一颗古老的黄葛树,翠色伞盖。据说,此树数年前曾干枯,而后又重新发芽。一枯干依旧,造型如一只人工雕刻的神兽,俯仰之间,仿佛依旧忠诚地守护着这曾经的寺门。

记者回首,看到被学校包围着的“牌坊”,孤独地立着,脑中却是当年“嘉州七贤”那一声惆怅的叹息。

“月儿光光,骑马烧香”

明末(17世纪上半页),“西蜀第一大刹”

由唐至明,峨眉山佛教得到极大的发展,尽管有些曲折,灵岩寺也随之“螺旋式发展”,其中零星的记载可资证明:唐代著名僧人黄檗、南泉、灵龛相继住锡灵岩;太平兴国五年(公元980年),皇帝召白水寺住持茂真大师入京,并赐诗,茂真回到峨眉山后,重兴白水、华严、中峰、牛心、黑水、灵岩6寺;宋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太尉王陵、朝靖大夫王陟施资重建灵岩寺,并改名护国光林寺,但13世纪初一炬成灰;明天顺四年(公元1460年),明英宗朱祁镇赐《大藏经》一部置灵岩寺;明弘治十六年(公元1503年),僧人本印重修灵岩寺,于正德六年(公元1511年)二月落成,殿宇48重。

据谭钟岳《峨眉图志》载:至明末时,有“寺宇四十八重,僧众千计”。东至淦洞山,南至卷洞溪,西至解板山,北至石佛岭,下抵临江河,纵横十里。据说,僧人吃饭要“九九过堂”,前殿僧人不识后殿僧人。灵岩寺盛极一时,成为“西蜀第一大刹”。

峨眉山众多寺庙中,为何灵岩寺独大?张洪燕认为,这和地理位置有很大的关系,其一,高桥镇在古代是一个水陆码头,也是一个重要驿站。其二,灵岩寺位于摄身崖下的后山,古代上山路难走,要登上峨眉山金顶比较困难,而灵岩寺不仅能观瞻金顶,也能看到佛光,于是众多善男信士大都选择到灵岩寺礼佛。

“月儿光光,马烧香……”

灵岩盛景,民间童谣,依然流传高桥。

不似陈迹的陈迹

公元2008年7月,严寺村

接引殿到灵岩寺原址约有三四里路,记者一行选择了旧路,从高桥中学出发沿山麓向左行走。沿途是村民种的庄稼,山脚下是一条公路,路边是蜿蜒的红莲溪,中途的卷洞桥已然被遮盖。如不是热心的当地村民指引,已无法认识它的真面目。1个多小时后,到了一岔路口,旁边是一棵数人也不能合抱的黄葛树,枝繁叶茂,翠盖如伞,给人阴凉。树下,走累的村民歇脚聊天,怡然自得。岔路口右是一段水泥路,长约1里。两旁是民居和村民的庄稼地,时而见村民在自家屋檐下剥着白豆,这其间,庙宇已无任何遗迹可寻。

“原来这段水泥路附近都是庙子,一直到连绵到后山。”“我来的时候还有观音殿呢,上世纪70年代才被拆了!”“现在报国寺门前的石狮子,就是以前大黄葛树边移过去的呢!”……

 

水泥路的尽头处,横亘着一山麓,庄稼地间一条小路蜿蜒上去,到灵岩寺的后山,有睹佛台遗址。仰望,青山苍翠,由近及远,层层叠垒,直到金顶。记者想,这应该是“灵岩叠翠”吧!刘泽君在《峨眉伽蓝记》中感叹:“叠叠青翠,秀丽庄严,丘陵拥卫,山溪龙蟠,乔木千障,森森环列,我选胜地首数灵岩也!”

 

“叠叠青翠,山溪龙蟠”……记者想, “嘉州七贤”那时一定见到了。“杉外疏钟断续闻,灵岩清晓渡溪云。苍茫还有看山兴,独立无言到夕曛。”这是徐文华的诗。 “远游三月不知还,路入莲溪劫外山。衲子忽惊双■飞,木鱼声散落花斑。”这是王宣的诗……

“嘉州七贤”在灵岩寺盘桓的时日较长,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应该给他们留下深刻的感受。他们留诗40多首,数量占到吟咏峨眉山诗70多首的一半多。 “灵岩叠翠”征服了他们,然而他们或许又孤独着,空怀济世之志,却只能留连山林。或许,每当日暮,他们都要驻留睹佛台上,仰望金顶,心忧庙堂,默默为天下苍生祈祷……

灵岩寺?红莲寺?

公元1928年,武侠电影《火烧红莲寺》

查寻史料,记者不见有峨眉山“红莲”寺名,然而民间为何称之为“红莲寺”?为何昔日鼎盛的寺庙,如今却残垣无存?

乐山著名作家徐杉经过数年的采访调查,写出《布金满地》两部,在第二部中给了我们一个解释:明末清初,明王朝的皇孙及将军隐藏红莲寺中,并以此为基地训练军队,开展“反清复明”活动,于是在一场清剿中,僧众和寺院被清军烧掉,同时,红莲寺被污以“恶名”。官方告示谓,寺中和尚不守清规,淫祀邪神,藏匿妇女,污渎教风。据说,火烧7天7夜不熄。因时间久远,真相被历史掩埋,红莲寺遂成为“恶名”的代词。康熙时,红莲寺重建,恢复灵岩寺旧名。

这是一个圆满的故事,为“红莲寺”,或是说为峨眉山正了名,但书中却没有提到灵岩寺何时、何因被称为红莲寺,仿佛红莲寺本来就有。但《峨眉山志》、《峨眉伽蓝记》等,皆使用灵岩寺这个名称,而没有提及红莲寺名。

对此,张洪燕解释说,红莲寺的名称应该是近现代才有的。1928年,中国拍了一部武侠片《火烧红莲寺》,其故事情节类似于《布金满地》所要揭露的“假象”,而电影中的红莲寺确实藏污纳垢。据说,该片上映后,一时万人空巷。故此后在3年内连续拍出18集。而在上世纪40年代末,又有某电影公司来到灵岩寺取景,再加上附近有红莲溪,于是当地百姓以讹传讹,将红莲寺的故事附会于灵岩寺,并将灵岩寺称为红莲寺。现在旧址叫“严寺村”,“严寺”二字就是灵岩寺的快读。

灵岩寺为何衰落?说法不一。当地流传一个传说,清康熙年间,灵岩寺有僧众千人。而这些僧人由于常年习武,个个武功高强。峨眉山武僧势力日益壮大的消息,传到了康熙的耳朵里。于是他专程来峨眉山一探究竟,结果,身陷灵岩寺。脱险后,康熙下令官兵围困灵岩寺,放火烧寺。结果,寺中千余僧众,除极少数逃生外,全部罹难。大火烧尽了峨眉功夫,也烧掉了千年古寺。

兵火只留“和尚坟”

公元1644年,一场战争

高桥,古老的驿站。退可往西昌,入滇缅;进可取嘉州,窥成都。独特的地理位置,战乱年代,兵火自然又雄于它地。

公元1644年,这一年是中国的多事之秋,帝星沉浮,清顺治帝即位,明崇祯帝上吊自杀,李自成建立大顺王朝,张献忠建立大西王朝……

这一年,大西军如摧枯拉朽之势夺取残明军在巴蜀的领地。张献忠的部将任元佑攻陷嘉州,改名平定府。残余明军退驻大峨山下的高桥。败军骄横粗野,挤占民房,霸占灵岩寺。抢光了寺里所有的财物后,将僧众全部赶往睹佛台下庙宇里,然后全部捆住,锁于大院中。

但大西军不给败军任何机会,两天后迅速攻占高桥,明军龟缩灵岩寺。大西军进攻,千年古寺顿时杀声震天。明军以寺庙为掩护,大西军久攻不下,付出重大伤亡。一位将领下令:放火!霎时火焰照明了半边天。就这样,大西军、一干被绑缚的僧众、千年灵岩寺就这样被无情的战火吞噬。

清澈的莲溪水被鲜血染红,当地村民遂呼之为红莲溪;战后,大西军撤退,附近村民向善,收拾残垣断壁间僧众的尸骨,全部埋于后山,名之曰“和尚坟”。

战火无情,1644年,嘉州凌云寺毁于兵火;峨眉山华严寺、伏虎寺、西坡寺、仙峰寺、中峰寺毁于兵火。

后来,尽管灵岩寺屡次重修,然而“骑马烧香”的鼎盛始终不在。到上世纪的动乱年代,一切能拆的都被拆了。

藏宝:一个待续的传说

上世纪,峨眉山

记者站在旧址,背依大峨,望四面环山,苍翠起伏, “九龙十八宝”收之眼底。“九龙”指的是附近蜿蜒盘旋的9条山脉,“十八宝”指的是18个起伏的青黛山峦。山溪龙蟠,曾经的灵岩寺占尽风光。

古寺虽然不在,但在上世纪当地民间依然流传着“灵岩寺藏宝”的传说。张洪燕经过大量的走访和调查后,专门撰文探讨灵岩寺的藏宝。在他的《峨眉山灵岩寺地下藏宝之迷》文章中提出依据:近几年,附近的罗目镇相继出土窖藏钱币和珍贵瓷器;灵岩寺附近的村民曾一次掘得玉珠数十颗,他曾亲见村民给他展示的其中一颗。关于藏宝的地点,他举证了两种说法:一是,藏宝在灵岩寺地窖说。二是,藏宝在睹佛台地下密室说。据说,村民在灵岩寺原址修建房屋或是耕作时,曾经挖到过地道和地下室。

据推测,在明朝,灵岩寺香火鼎盛,修建如此众多的庙宇,供养如此众多的僧人,一年的花费应该是一笔不小的开资,那么寺中聚集大量的佛财的说法应该属实。关于佛财的使用,据说,除了扩建灵岩寺外,大德高僧还有个弘愿:修一条从南面直接上峨眉山金顶的路,免除世人礼佛的长途攀越之苦。由于战争乱世,该寺住持只好将财宝挖掘地洞埋藏,藏宝地点只有历代住持知晓,在他们弥留之际口授于下一代住持……

但一切都因战乱而改变。如今,叠翠依然,藏宝成谜,曾经的“西蜀第一大刹”,只留给我们一个待续的传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峨眉山脚下酒店步行2分钟坐观光车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免费wifi无线wifi覆盖设备
  • 24小时热水快速响应,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