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景区山脚下报国寺住宿

峨眉老字号“邹茶店”

tag: 邹茶店时间:2011-08-08 点击:

邹茶店又名福春茶店,是清末年间峨眉一位举人童寿山题写的招牌,字迹刚劲有力,很有气质。邹茶店,是清末峨眉一家手工制茶的作坊,它位峨眉县北门外大桥下顺河街尽头一偶,即符汶河北

邹茶店又名福春茶店,是清末年间峨眉一位举人童寿山题写的招牌,字迹刚劲有力,很有气质。邹茶店,是清末峨眉一家手工制茶的作坊,它位峨眉县北门外大桥下顺河街尽头一偶,即符汶河北岸河边,占地约30亩,是一幢木质结构,一楼一底一般民宅,前店后厂的制茶作坊。有门店、客堂、卧室、加工房、仓库、晒场等综合配套设施。晒场与符汶河坝相连,是一个天然地水码头。

当年符汶河水较深,终年四季都通竹筏。经常停泊在邹茶店水码头的竹筏大约有二三十架,每年进出的竹筏不少于三四百架,吞吐货运量全年约二三千吨,尚有从黄湾、川主码口、斗量集中放漂木材,寿木上万立方汇聚邹茶店水码头扎筏直放乐山、宜宾一带,甚是热闹,这是符汶河历史上不可忘怀的辉煌一页。
笔者少时常出入于邹茶店,耳闻目睹了一些店史佳话,至尽已七十年过去了,但记忆犹新,他的经营策略尚可为现代企业借鉴。

一、创业维艰、卓识远见。
邹茶店,始创于民国初年,他的创始人邹正卿(1885—1961),峨眉县绥山镇人。初起,是一位摆地摊的小贩,经营土菸维生,资本额不足千元法币。
民国十年,四川军阀混战已基本结束,刘文辉任四川省主席,致力于生产发展,峨眉山香火开始旺盛,市场趋于繁荣。邹正卿看准了商机他见土菸经营者彼彼皆是,而茶叶经营着却寥寥无几,便依然抛弃了惨淡的土菸生意,转行经营茶叶。开初也没有经验,走了一段弯路,他采取春茶、夏茶、细、粗同时并举的经营方法,几年后,他总结了经验,觉得“春茶、细茶”利大,但销量甚微,而夏茶、粗茶利虽小而销量大,他着眼于“薄利多销”扩大市辐射面,选择了走专业化的道路,看准了峨眉茶乡有广阔资源,前景可观,一旦自己能独创一种制茶工艺,便可独树一帜,成为专业茶叶大户,实行垄断性经营。
民国十五年(1926)是个大转折。从这年开始,他批量经营夏茶,大收大购。因夏茶一时尚无竞争对手,属独家经营,峨眉夏茶资源广阔,收价便宜,经过制作后夏茶因其价廉物美,自然销量很大,深受城乡百姓喜爱,是一项非常有利可图的经营品种。于是为了打响品牌,邹正卿便正式挂出“邹茶店”这块招牌,人力不够,开始无私传艺,招收学徒,请工人,聘用营销、管理先生,公开挂牌促销,明码标价出售,童叟无欺,买卖公平,凭诚信、凭商业道德取信于民。从此闯开了一条经营道路。

二、经营举措,独树一帜
邹正卿是为很有远见的商人,是位具有时代开拓经营的商业家。他所经营的夏茶,在当时是被忽视,被认为是采摘春茶后的“废弃物,很不起眼的“脚叶”。所谓“夏茶”就是春茶采后残留下的老叶。因为当时茶商都专注在春茶上做文章,看不起夏茶。

夏茶一般是从五月端午开始采摘,六、七两月最旺,一直可采摘到十月霜降为止,有长达半年多的采摘时间,所以产量大,是春茶的五至十倍。峨眉茶乡普布各地,以川主、净水、福利、大庙、沙溪、青龙为最多,每年夏茶产量约有五六百万斤,十分可观。

夏茶经过特殊加工制作后,升华为“金玉茶”或“金针茶”,要经过十二道工序才能变成成品。首先是老叶必须烹蒸、揉搓、装厢、发酵、凉晒、复蒸、再发酵、翻晒、加热、成型、储存、包装。制作一批约需时十天才能制为成品。制成后的“金玉茶”或“金针茶”变成了细条,卷曲,形似金针,绿中带紫,气味芳香,汤色晶莹绿中带橙、茶叶纯厚,回口甘甜,能清心止渴,提神健脾,是峨眉特有茶品,价廉物美,深受城乡百姓喜爱。

由于金玉茶独具特色,产量大,价廉物美,很受市场青睐,峨眉山各寺庙专用金玉茶为公共大众饮料,受到游山客人喜爱,金玉茶借助游客传媒渠道,很快名传四方。不少游客购买金玉茶带回自用或赠送客人,经长期饮用后,自觉功效奇特,不仅能生津止渴,而且能开胃健脾,辅助化解油腻,金玉茶功效不胫而走,甚至越传越远,传到了许多少数民族地区。
当时峨眉山每年冬季有不少来自西藏、甘孜、阿坝、青海、甘肃、蒙古一带的少数民族,前来朝山拜佛。由于他们终年食用牛羊肉、奶酪、酥油及硬脂食品,肠胃郁结,到峨眉山各寺庙大量饮用了金玉茶后,自感特别舒心,因此对峨眉山金玉茶特别感兴趣,便大批量购买带走。天长日久便对金玉茶产生了浓厚兴趣,甚至成了必不可少的生活饮用品,逐渐成了制作“酥油茶”的主要辅料,因此对金玉茶的需求量猛增。金玉茶一下身价百倍,成了“皇帝女儿不愁嫁”。由此吸引了大批少数民族地区的商人,他们直接向邹茶店大批量采购。一时间,邹茶店门庭若市,顾客盈门。邹正卿是善于把握商机的人,他不失时机,千方百计地满足市场需求,灵活地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

(一)分别向购、销双方签订合同,预付货物。这在当时是一种大胆的创举。邹正卿在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能率先走这一步,是一种有胆有识的经营魄力,是一种可贵的“诚信”精神。
签订合同,预付订金,不单是对茶农,对购货方也一视同仁。这是商家的一种心理战术,求够者心切,怕买不到所需数的商品,又担心价格的波动,自然怕这怕那变成了余悸,一旦签约,预付了定金自己觉得塌实,增强了信誉上的安全感,也不怕币值的贬值,在商业上叫“期货成交”,邹正卿将收到的预付的定金又转手付给茶农,减少了资金占压,也加速了资金周转,茶农提前拿到了预付的货款,也好事先安排生产,这自然是两全其美的好事。所以才有传为佳话的店史流传至今。

(二)扩大销售,占领市场。邹正卿在“金玉茶”经营上可算是出尽风头、压绝群芳。他的销售市场从内地延伸到周边、,直至边远地区。开初的金玉茶由峨眉销往西藏一线,以雅安为转口,每年成交发运约150—200万斤。每包50斤,全年约3000—4000个竹编包装,这一来,把峨眉的竹编手工业也带活了。全年由峨眉发运到雅安的货运竹筏约250—300架次,从峨眉符汶河放运至乐山草鞋渡转入青衣江,再由青衣江逆流而上至达雅安,行程往返为半月一次。金玉茶运抵雅安之后,再改制成1—2斤重的方形或圆形小包装,分别用骡马,毛牛驮运到甘孜、阿坝、昌都地区及西藏各地直销,称为西线。

民国二十年(1931),西北茶商也挤进了峨眉,向邹茶店签订了长期购销合同,预付货款订金,于是又开辟了西北线市场。从峨眉发运,直达甘肃兰州转口,用大马车装运,每车装载二吨—三吨,每次至少有十架大马车启运,昼行夜宿,经川陕公路运抵兰州,行程半月一次,全年约需金玉茶50—100万斤,需200—250架次大马车方可运完。

民国二十八年(1937)因日本侵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陇海路受阻,沿海与西北茶叶断流,茶商转向内地,因而加大了峨眉供应压力。西北包括甘肃、陕西、青海、蒙古、新疆地区茶商都向峨眉靠近,每年供应量大约不少于200万斤。面对如此庞大数量,邹茶店不愿放弃商机,只好加班加点,增加工人,扩大设施,把夏茶的收购点延伸到了洪雅、夹江、乐山一带与峨眉靠近的山区,并调高收购鲜叶价格,把鲜叶吸引到峨眉来,这样便解决货源短缺的矛盾。但当时法币不断贬值,茶农鲜叶不值钱,一背鲜叶卖的钱,还买不到一升米,大大挫伤了生产积极性,基于这种情况,邹正卿与茶农代表共同协商,按正常年景比值比价办法,商谈结果为斤米斤茶比价,这样才稳定了茶叶的收购,茶农也按签约及时交货。

(三)一业为主,兼营其它。邹正卿是一位有开拓进去的商人,他不满足于现状,在茶叶经营的同时,他又开辟了白蜡、药材经营,他充分利用与茶农建立的诚信关系,又为山区农民谋求生材之道。组织他们挂蜡虫,然后由邹茶店签约全额回收毛蜡,通过自煮自熬,制造成分等分级的成品白蜡,再投入市场销售。凡蜡农挂蜡虫所需资金,均可采用预付白蜡货款办法,提前借支,到时以产品抵还,这在当时对促进白蜡生产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三、爱国爱民、积极行善
邹正卿老先生解放前是一位爱国工商业者,他关心工艺善事。现略举其例如下:
(一)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飞机狂轰滥炸,峨眉县政府穷得连买一台发警报的“警报器”都买不起,才不得已发动民间义捐修一个木质钟楼作为全县发警报信号,邹茶店毫不迟疑的一次性捐赠了两拓白蜡钱,作为赞助修钟楼资金。

(二)民国三十年(1941),冯玉祥将军到峨眉山临别时参拜抗日纪念碑后,峨眉县政府向工商界发起募捐修葺较场坝运动场设施及公园装修等,当时邹茶店、信成通、紫东、四时通等20多家工商户都义捐了一定数额的修缮资金。

(三)每年九月峨眉县政府都有一次向各界人士发起的“为前方抗战将士捐献寒衣费”,邹茶店也是年年响应,年年捐,数额在在工商户中居前矛。
(四)峨眉北门外木大桥(长济桥)上,住有许多无家可归,乞讨为生的乞丐,有的是残疾人,白日行乞,夜宿大桥,十分可怜,尤其是隆冬时节,一些衣不遮体,食不裹腹的乞丐,挣扎在死亡线上,而邹茶店则每年搞一次腊十五日的施舍,为乞丐们人平一升米或五元钱,外加一些从“可怜市”买来的旧衣被,发给那些病残乞丐,而这些乞丐大受感动,自发地联合起,每年大年三十夜晚总要悄悄地给邹茶店“送财神”,贴在邹茶店大门外,祝福他来年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完)(刘世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峨眉山脚下酒店步行2分钟坐观光车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免费wifi无线wifi覆盖设备
  • 24小时热水快速响应,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