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景区山脚下报国寺住宿

高桥古瓷窑寻踪

tag: 高桥古瓷窑时间:2011-08-24 点击:

高桥瓷,其主要产品是粗瓷碗,故瓷窑都被当地人称碗厂。县志记载:“峨眉碗厂生产历史悠久,产品畅销夹江、乐山、丹棱、金口河、峨边、汉源等地。”因其耐高温久蒸,不烫手等优点,是

高桥镇位于峨眉城南约十公里,自古水陆交通顺畅,加之有以“灵岩寺”和“绥山道教”为首的一批佛寺、道观,故该镇集商贸、佛道文化于一体,是个经济繁荣古镇。峨眉县古瓷窑遗址至今发现七处,有六处分布在高桥。地属青龙镇的一处古瓷窑,因紧挨高桥,采同一处原料烧制,故也属高桥瓷系列……



古瓷业概况

峨眉瓷业,据县志载“生产始于清末高桥乡姓官的,后有徐、林、罗三家,主要原料为本地硅石。”笔者调查得知,因当时高桥乡四周山上森林密布,水源充足,交通方便等诸多原因,瓷窑生产一度红火。至今被人们记得的窑主有:官兴华、徐保善、林洪全、罗万林、李明山、周锦江等。在当地的老年人中,仍流传着许多窑主们兴衰胜败的传奇故事。

解放后,宝善厂、义利和、明星祥、新华、裕兴祥五家瓷厂仍在生产;1956年3月,五厂合一为“公私合营宝必陶瓷厂”;1959年5月转为“国营峨眉县高桥瓷厂”;1982年10月,经县委决定转产水泥;1984年7月增加投资30万元,建成“峨眉岷江瓷厂”,且改进技术,生产大小碗,除本地外,销洪雅、丹棱、峨边等地,但不久后,因多种原因停止生产。

高桥古瓷窑生产规模为小型手工业工场,内有采料、制料、制坯、画花、上釉、烧制等工种,时有工友200余人。瓷器主要是碗、盘、杯、碟、壶、罐、油灯、花瓶等。高桥瓷器最大特点:一是制作精良美观,用手绘或印模装饰青花纹式,其缠枝莲纹、花鸟鱼虫、诗文吉语等,大方、素雅、美观,尤得民众喜爱;二是器物做得厚重,经久耐用;三是胎体质地疏松,透气性好,适宜高温,其茶壶,油灯、油罐、蒸碗等,最受群众喜爱而久盛不衰。


高桥瓷,其主要产品是粗瓷碗,故瓷窑都被当地人称碗厂。县志记载:“峨眉碗厂生产历史悠久,产品畅销夹江、乐山、丹棱、金口河、峨边、汉源等地。”因其耐高温久蒸,不烫手等优点,是办“九大碗”和饭店“蒸菜”必用之物。笔者所见,至今在场镇和农家,仍有大量的高桥粗瓷碗被人们使用。农村有种专替人家办宴席的厨师,他们保留的高桥粗瓷碗,一般装有几大箩筐,多达数百,以备村民婚丧嫁娶办席之用。

调查中所见所闻

笔者于2001年和2002年,先后十数次去高桥各村和青龙中心村,考察了所有能找到的瓷窑遗址,采访了尚在的窑主和窑工师傅,或者他们的后代,又从窑址处收集了许多残片,从农家收集了一些有代表性的瓷品,拍成照片注明文字留作资料。

2001年5月2日,在大泥凼山上,我们采访了时年77岁的官正明。老人说,他的祖父、父亲、他、儿子,四代都在窑上做活。他带笔者去看了两处窑址,虽然窑体不存,早已平整种上庄稼,但泥土中仍有瓷片。


村民种庄稼,从地里捡起的残器碎片,被扔在荒丛中,铺满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坡,面积之大,数量之多,令人惊讶!


仔细看这些碎片,以碗盘为多,有的十数个粘叠一起,是因烧制温度不当成了废品,其它碎片可看出是碟、罐、壶等。偶尔可见到香炉、烛台等祭祀器碎片,还有许多让我们猜不出是什么东西?一个形如“高脚杯”状的东西,造形独特,画有美观花纹,我们胡猜了许多样,官大爷都摇头,最后笑道:“这是油灯,有一星、二星、三星的,供家庭、商店、寺庙用,销路好。”我们这才看清“高脚杯”上果然有个小孔,是油灯嘴断掉了。


事隔不久,我们又上山采访了官正明的堂弟官正林。其12岁的读小学六年级的孙女,正好星期日在家,带我们去看了另外几处旧窑址。


碎瓷残片较前次看到的更多,厚厚的堆积层,形如小山包。返回家中,老人从里屋寻出些自家使用的杯、盘、碗、碟,说都是当初窑上自烧的瓷品。老人给我们讲起窑史,说起窑主们的艰辛创业,窑工们的千辛万苦,以及世道动乱,土匪抢人,冤枉官司等旧事,感慨不已!我们要给老人连同他保留下的瓷器拍照留念,老人进了里屋,捧来个白瓷罐来,说把这个也照下来。


这是个洁白晶莹的瓷罐,看去十分精美,也许不逊于景德镇之类大窑产品。


老人说这是八十年代瓷厂关闭前,是他亲自做来作自己骨灰罐的。我们听了十分惊讶,老人是个唯物主义者,如此的开明和大度,更感叹高桥瓷厂关闭前的制瓷工艺,竟然达到如此高的水平!然而商战残酷,无情将之淘汰出局!


老人告诉我们说,高桥瓷碗有种最值得去寻的,是曾生产过一种大鱼斗碗,最大的像个小洗脸盆,画两尾鱼,可盛七八斤肉。后来我们果然在鞠槽一农家见到这种大鱼斗碗,并收集到一只可装盛五斤肉的。另一只可盛七八斤肉的最大鱼斗碗,虽也破损,主人却怎么也舍不得出售。我们确信这碗里装盛着主人的某种美好记忆……


两年里,我们先后去高桥调查十余次,去青龙中心村三次,采访了相关的人,寻访的古遗址有:周锦江厂(也称上碗厂)、罗万林厂(也称下碗厂)、洪全厂(也称顺河厂)、徐保善厂(汪坎二道河)、官兴华厂(白鹿山)、李明山厂(鱼洞河)……有的一厂多窑,有的一人多厂,因时间跨度长, 分合多变,难免有误。


2002年3月24日,我们采访了李太红老人(时年78岁,李明山之子)。他说他父亲早年在鱼洞河建窑,不知是矿石、装窑还是看火原因,连烧十七窑都坏了,只好倒闭。后来又改到大泥凼建新窑。自己17岁随父学艺,后接下父亲的厂继续经营,至解放前夕。老人说:“当时要坚持办下去难,不只是技术,一窑就要烧六千斤木柴,山上林木早烧光了,必然关闭。”我们把拍摄的残碎瓷照片给他看,他指着油灯说:“这灯是挖煤矿用的,这底座上有两个插洞。”看了其它一些照片说:“这花纹画得好,不是现代画的,少说有二百年。”说到画工,他说林碗厂曾从威远县请来画师张文渊,字画都好。本地最后一批画师杨春富夫妇还健在,只是不知住在何处。


我们按此线索去高桥寻到其家,可惜两次都无人,第三次才终于见到了两位画师:杨春富(时年65岁),其妻徐桂清(时年63岁)。


二位老人友善地接待了我们,看了残碎瓷照片,他们说:“这些瓷片很早,纹饰是用石墨画的,二百年前用石墨作画,后来改用氧化钴。”我们说想看他们的画作,不知有没有?二人便高兴地从家里端出了许多瓷器,还有他们曾用过的几支画笔,放到门前洗衣台上。瓷器有碗、盘、罐、筷筒等几十件,上面全是青花诗文图画,真让我们大开眼界。有几件文革瓷品,写的是毛主席语录、诗词,其中一件四系罐,引起我们特别关注——上面题写“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这句口号,落款是“一九六六年九月,峨眉陶瓷厂”。


我们查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这一口号,是《人民日报》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五日以社论标题提出的,峨眉陶瓷厂竟如之快地在产品上再现,时隔仅半月,真可谓神速!


二位画师看我们如此喜爱文革瓷,走时就送了我们几件。我们将把这些珍贵的高桥文革瓷同此前收集的其它高桥瓷,一并留作永久的珍藏。


残片留下的疑问


调查中,我们一次又一次被发掘出的高桥古瓷所吸引,惊叹其品种的齐全、样式的奇巧和工艺的精湛,尤其感慨先辈画师在瓷品上的那些飘逸萧洒的大气之作。我们极想知道,到底高桥古瓷窑起源于何时?


关于窑址年代,有文提到为“清末”,这一结论有极大的合理性。但就我们发掘出的残片纹饰画风,收藏界有行家多人都认为有明代和早清风格,本地窑工们也认为,这瓷片少说有二百年。为此,我们认为峨眉高桥古瓷建窑时间应还要早些,至少应推到二百年前的清中期,乃至三百年前的早清?采访中,李太红老人讲了一件事,可印证我们的推断。他说峨眉窑工有“祖师爷”,称“樊公仙师”,曾在福田建有寺庙,塑有“仙师”菩萨像。


笔者十年前收藏了一个香炉,上面画满花纹,写有工整楷书“樊公仙师神位”六字,曾被几位省收藏协会的朋友鉴定为早清,而此香炉其胎、釉、画工都明显是高桥瓷。




高桥古瓷窑,散落在峨眉山下高桥镇郊外,方圆十里之地。


这里青山绿水,风光绮丽。这些古窑址处,留下碾料的水碾房遗址,硕大的石滚、石槽,遍布数以百万计的碎片;熔化的瓷釉流淌凝结了瓷件和窑体,仍躺在野外,闪烁着特有的流光溢彩,震憾着我们的心灵。


抬头仰望巍巍峨眉山,引发出我们无边无际的遐想……


高桥古瓷的建窑史以及产品特色,笔者以为有深入发掘和研究的必要。有此兴趣的文史研究者,特别是行家能人深入寻觅,不妨为峨眉古瓷业做出准确的判断。

继网上推荐洪燕先生撰写的《高桥古瓷窑寻踪》一文之后,引起了收藏界的共鸣。陶瓷鉴定专家曹洪先生公示了几组峨眉高桥青花陶瓷图片,是几年前从峨眉收藏家刘红卫先生开设的古玩店中拍摄的照片,供网民朋友欣赏。尤喜的是刘先生早就慧眼识宝,对高桥青花陶瓷情之有钟,把收藏、研究高桥古陶瓷作为弘扬峨眉本土文化的举措,可敬。峨眉瓷业,据《峨眉县志》载,“生产始于清末高桥乡姓官的------”,但在民间研究人士通过窑遗址调查和走访知情人后认为,高桥陶瓷始建窑时间应推至二百年前的清中期,乃至三百年前的早清,因为从挖掘出的残片纹饰画风,行家认为有明代和早清风格。高桥青花陶瓷扑素、实用、古拙、浓艳,是峨眉历史文化亮点之一,很受收藏爱好者亲睐。希望有志之士,业精于勤,深挖、弘扬、提升峨眉陶瓷文化,掀起整理、研究高桥古陶瓷的新高潮。在此特别鸣谢刘红卫先生。


富贵 牡丹 对罐 难得


建国初期的历史 反对大吃大活(可能是“喝”错写成“活”)



上两图:抗美援朝 世界和平

春来到 喜上眉梢 树上鸟儿成双对 幸福万年长 代工匠名款帽筒


幢筒 经幢


花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峨眉山脚下酒店步行2分钟坐观光车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免费wifi无线wifi覆盖设备
  • 24小时热水快速响应,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