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景区山脚下报国寺住宿

金顶三相与峨眉佛教名山的关联性分析

tag:时间:2011-07-29 点击: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向世山 崇拜是宗教徒特有的情绪经验和行为,崇拜的对象则是具有宗教意义的实物或象征。在古代中国有一种发达的崇拜形式,即对大山的崇拜。自佛教传人中土后,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向世山

  崇拜是宗教徒特有的情绪经验和行为,崇拜的对象则是具有宗教意义的实物或象征。在古代中国有一种发达的崇拜形式,即对大山的崇拜。自佛教传人中土后,随佛教中国化的演变发展,在僧尼和善男信女中间也兴起了大山崇拜。唐宋以后,三大佛教名山(五台山、普陀山、峨眉山)的崇拜也卓然而兴并蔚然成风。然而,说起佛教名山的崇拜,论者多从人文因素,即朝廷颁赐、僧侣开山筑寮建寺修塔弘法等着眼,鲜有提及自然现象在其中所起的影响,更莫说重大作用了。本文试以古人对所谓峨眉山奇异的“金顶三相”自然现象的佛化解释,来说明一座佛教名山的形成和知名度的隆盛千万不能忽视其地的特殊的自然现象。

  一、瑰丽奇绝的“金顶三相”
  峨眉山,佛教称为大光明山。大光明山的由来,论者一般认为是佛家有意附会佛经(如《华严经·菩萨住处品》)的结果,但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这座僻处西南的峨眉山恰恰具有“大放光明”的自然景观:佛光昼现,圣灯夜来。这真是天假作合,峨眉山摇身一变菩贤道场,’“反客为主’’。
  峨眉山“大放光明“的景色,发生在该山的绝顶处、海拔3077米高的金顶上(古称胜峰山。明代曾建有铜殿,日光照射,金光闪烁,故名)。这就是古代扬名天下的“金顶三相”中的“两相”:佛光,这是白天的光明;圣灯,这是夜间的光明。“金顶三相”最后“一相”是兜罗绵云。它们都是神奇美丽的自然景观,无一不令观者称奇叫绝。它们又是古人无法说清楚道明白的自然界未解之谜。围绕它们,产生了许多说法,演绎了很多解释。这些说法和解释构成了本文分析的样本,可供今人探究古人的思维模式、宗教情感和信仰特征。
  佛光是“金顶三相”中最负盛名的景观,也是古人难以索解的千年之谜。佛光,是僧尼和善男信女的称谓,在气象科学上称为“宝光”。这种罕见的自然现象发生在峨眉山金顶光相寺东崖睹佛台(又称光相台、睹光台、光明岩、摄身岩、舍身岩)前。母牛午后,白云平铺之时,阳光斜照在云雾上,云层之上便出现五彩或七彩的光环,有时重叠数层,明亮艳丽。最神奇的是,在光环中心,观者可看见自己的投影,即使是比肩伫立数百人,也只能看见自己的影子,人动影随,而不见旁人,十分奇妙。所以又叫“摄身光”。据说影人佛光,可获吉祥,所以又称“祥光’’。
  按现代自然科学的解释,宝光的形成,是太阳光透过云雾时,雾中的小水珠对光线折射和衍射而产生的大气光学现象。因此,只要具备以下条件:前有云雾,上有斜阳,人立高崖,太阳、人和雾成一条直线,就可形成。但由于各山岳的具体地理环境不同,佛光出现的次数及美丽程度也不同。峨眉山云雾天数最多,空气湿度很大,而且风速小且又少变,所以也最美妙精彩,出现的次数也最多。据近代测试,山东泰山一年中可看到七、八次,而峨眉山金顶每年可出现七八十次。而且,峨眉山其它地方,如接引殿、观音辟支岩(王士性)、天门石、七天桥(彻中)等处也常有宝光出现。安徽黄山、江西庐山、南京钟山、云南鸡足山、福建三清山、四川洪雅瓦屋山等山也曾出现过或偶尔出现过宝光,但都没有峨眉山有名。故业界常把此大气光学现象称为“峨眉宝光”。
  在“金顶三相”中,圣灯最具有神秘气质,由于它总出现在黑夜,所以又叫“夜灯”。在月黑风静的夜晚,人们可以看到,忽有一绿光如豆,顷刻数豆似萤飞,又像磷焰,又如繁星,渐渐成百上千过万,飘飘荡荡,凌空飞舞,明灭变幻,耀人眼目。也有人在伏虎寺看见圣灯(彻中)。
  按照现代科学解释,与宝光一样,这是自然现象,但对其成因主要有两种解释。大多数意见认为这是峨眉山蕴藏有丰富的磷矿,遇适宜气候,磷化氢在空气中发生自燃现象,也就是人们称的“磷火”(俗称“鬼火”)。但是,根据历史上的记载和现代人的亲手接触,这些圣灯以手接之,却是木叶或败叶。因此,上述磷自燃的解释不能成立。第二种解释是1983年作出的。有人把江西井冈山发现圣灯地区的土壤、枝叶拿来化验后才发现:原来栗子树、枫香树等树的枝叶上,寄生着一蜜环菌物质,这种枝叶含水量达到120%时,即能发光,干燥后光亮消失。含水量越高,光的高度越大。这类枝叶之所以夜间放光,就是因为蜜环菌遇到水汽与氧摩擦作用而形成的。这种光比较微弱,白天看不见,只有晴天且有月光的晚上才能看清楚。山谷岩下风大,树叶摇曳不定,被风刮掉,上下飘舞发光,状如流莹。这种解释很符合峨眉圣灯的观察结果,也与峨眉地理条件相符合。可是,这一解释似乎还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承认。
  “金顶三相”中最易理解的就是“兜罗绵云”。即今人所称云海。兜罗绵是僧人借用佛经中的词汇来形容峨眉山的云海的特质。按《翻译名义集》卷七的解释,兜罗是天竺的一种树,其所生的绵,如柳絮,非常柔软。在佛经中记叙佛的八十种相好中,其中一种就是:手足柔软如兜罗。峨眉金顶高与天接,氤氲常有,光相台耸立千仞,下观平原,千里如茵,光明岩前云海忽起,触目皆是白色,煞是壮观。翻卷腾涌如海潮,其性柔软确如兜罗绵一般。明代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士尹伸曾游览峨眉山,兜罗绵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诣光相台,白云献然而出,纤浓靡密,渐腾渐厚。久之,天失其空,地失其块,陵失其
  牡,谷失其牝,上下一素,游人似处卵白中,无复缝隙,云之观极于此矣。
  据僧人和游客几百年的观察,兜罗绵云有个特点,宝光出现必先出现此云。据传说,这种云出自雷洞坪悬崖下七十二洞中的第三洞(范成大)。古称五台山是“金色世界”,峨眉山是“银色世界”。这“银色世界”的得名就来源于兜罗绵云。
  记载峨眉“金顶三相”最早且详细的文字要数南宋诗人范成大(1126—1193)所著《峨眉山行纪》,其中对宝光的记叙尤详。峨眉山僧人也熟知这些神奇的自然现象,因为从行纪来看,他们对宝光及兜罗绵云、圣灯出现的征兆、流变过程、不同光相都能预知和描述。而在这之前的记载大多语焉不详,唐代李白(701—762)在《登峨眉山》一诗中有这样的诗句:“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似指宝光。唐朝后期曾出任剑南西川节度副使的薛能(817—880)作有《圣灯》,但仅有4句,特征不明。但有个例外,即唐代高僧澄观的经历。他于大历年间来川,目的很明确,“往峨眉,求见普贤,登险陟高,备观圣像。”(《宋僧传》,卷五)似乎已把宝光与普贤菩萨联在一起了。《杂花经》也有提及:“普贤于道场开化人天等众,故现相海于峨眉山中,密引世人而通菩提觉性。”自范成大记述后,历代屡记,直至当代仍有目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峨眉山脚下酒店步行2分钟坐观光车
  • 退订保障因特殊情况影响出行,保证退订
  • 免费wifi无线wifi覆盖设备
  • 24小时热水快速响应,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