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智障女诞婴后无力照顾 婴儿不符合福利院收养条件

美容护肤知识大全 http://www.57ems.com

1、流浪智障女诞婴后无力照顾 婴儿不符合福利院收养条件

一个月前,智障流浪女“谢阿平”(音译)在增城市石滩镇横岭村一个垃圾站内生下了小豪。在村民、医护人员合力救助下,母子俩成功获救。随后,小豪被送到增城市妇幼保健院悉心照料,逐渐康复。然而,小豪的身世“不是孤儿”,程序上不能由福利院收养,而智障的母亲连

流浪智障女诞婴后无力照顾,孩子却因“有母亲”不符合福利院收养条件

小豪快满月了,未来却茫然。他出生后,身边只有智障的妈妈,名字也是护士起的,连姓都没有,与孤儿无异。然而,小豪却不符合福利院收养的条件,谁能帮帮他?

一个月前,智障流浪女“谢阿平”(音译)在增城市石滩镇横岭村一个垃圾站内生下了小豪。在村民、医护人员合力救助下,母子俩成功获救。随后,小豪被送到增城市妇幼保健院悉心照料,逐渐康复。然而,小豪的身世“不是孤儿”,程序上不能由福利院收养,而智障的母亲连自己也照顾不好,前路茫茫。

垃圾站内呱呱坠地

两个月前,增城市石滩镇横岭村垃圾站一带出现了一个流浪女。她神志不清,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恶臭,徘徊于垃圾站,捡食残羹冷炙。令人惊讶的是,她竟怀有身孕。好心村民见其可怜,不时送去食物。流浪女自称“谢阿平”,她来自哪里?孩子的父亲是谁?无从知晓。

上月12日,有村民发现“谢阿平”痛苦地蹲在垃圾站里。没待上前询问,一个婴儿便呱呱坠地。报警后,医护人员和村民联手将母子俩送至石滩医院,剪掉脐带。经过一轮救治,两人终获平安。

经诊断,母子均携带梅毒。出于对婴儿的照顾,医院将男婴转移至增城市妇幼保健院医治。因为“谢阿平”完全没有能力照顾,院方打算等孩子恢复健康后,将他送到福利院。

胎盘传播感染梅毒

医生护士悉心照料这个可怜的男婴,并替他取了个简名“小豪”。

新快报记者见到小豪时,他手舞足蹈,大眼睛好奇地四处张望,看到陌生面孔也不害怕,还不时冲着大伙笑。医生介绍,小豪是通过胎盘传播染上梅毒的,“只要细心疗养,半年后就可以彻底康复”。

除了医院垫付费用外,石滩镇也曾发动民间捐助,募集到1万多元的物资。“我们更担心孩子的去向。”主治医生温红辉说,小豪的情况比较特殊,“既不是弃婴,又跟弃婴无异。”

根据惯例,对于一般的弃婴,公安部门会出具证明,让医院疗养好婴儿后送至福利院。而小豪有母亲,不属于民政部门规定的进入福利院的条件。而留给“谢阿平”抚养,明显是不可能的事。

“目前,唯有希望社会热心人士领养他,或者说资助他成长。”温红辉无奈道。

流浪妈妈身份未明

经医生诊断,“谢阿平”患有智力发育迟滞。警方曾试图了解“谢阿平”家人的情况,但由于其精神问题,一直没有成功。

“谢阿平”未必是她的名字。”石滩派出所值班民警介绍,“谢阿平”曾迷糊中说起过“安徽”二字,警方为此上公安户籍系统查询,发现安徽省并无“谢阿平”,就连谐音名都找不到。

经过初步调查,“谢阿平”今年28岁,从外地流浪而来,在当地无人认识。这便是目前警方掌握的资料。

律师意见

核实无能力抚养孩子应送福利院

尽管不属于“三无人员”的规定,但是小豪“不是弃婴,却像弃婴”是不争的事实。政府相关部门能否介入,人道帮扶?

对此,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律师表示,我国宪法保障人权,小豪应该得到国家的帮助。“不管,孩子是死路一条。法律为什么不能变通呢?”朱永平说,小豪的母亲无抚养能力,民政部门可以进行调查,证实其属实后可将小豪送入福利院照顾。

2、福利院铁链拴男童 智障就该被栓养?

智障男孩、铁链“拴养”,这样的词语在加上刺眼的图片,“铁链男童”的遭遇让人心痛,又让人感到心酸。日前,一帮志愿者到温州苍南县社会福利院探望孩子们时,发现有一名智障男孩,被护工套上铁链“拴养”。志愿者随后将此事发上微博,引起一片哗然。

2012年6月29日,在浙江苍南县社会福利院,两名智障男孩,一个被铁链锁脚、一个被布条圈颈,拴在一张木椅上。

国际在线消息:有市民反映,他和一帮志愿者在端午节期间,到浙江苍南县社会福利院探望孩子们时,发现有一名智障男孩被护工套上铁链“拴养”着,看了很不是滋味。

该市民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护工为何要“拴养”孩子?当地有关部门是否知情?2012年6月29日,记者前往苍南县社会福利院进行实地探访。

现场:两名智障小男孩被拴着

苍南县社会福利院位于灵溪镇沪山办事处沪山村的山边,由一幢两层房子和一间一层小平房组成。

昨天中午12时,在该福利院的一层小平房内,孩子们正在4名护工的照看下吃着饭。一名穿着开裆裤的男孩坐在痰盂上,手里捧着小碗吃着米饭,他的脖子上拴着一根打了死结的蓝色布条,布条的另一头拴在旁边的长木椅上。小男孩眼睛大大的,吃完饭后他依旧坐在痰盂上,身体蜷缩着,时不时用手去拉、用嘴去咬脖子上的蓝色布条。

被拴着的还有另一名患有唇腭裂的男孩,拴着他的是一条铁链,一头拴在长椅上,另一头拴在男孩右脚踝处。

福利院护工王女士说,用布条拴着的男孩今年大概6岁,是个智障儿,患有先天性聋哑和羊癫疯,大小便失禁,出生不到3个月就被父母遗弃,“他大小便随处乱拉,我们试了很多办法都教不会,有时候还会打其他孩子,没办法只好拴起来。”

被铁链拴着的男孩今年9岁,看到记者,他睁大眼睛,嘴巴一张一合地嘟囔着,用手不断拨弄脚上的铁链。王女士说,这孩子也是智障儿,患有先天性唇腭裂,“这个孩子很不听话,不管外面下不下雨,总要往外跑,一天要给他换三四次衣服,也只好将他拴起来。”

据介绍,目前苍南县社会福利院供养着21名孤残孩子,最小的1周岁左右,其中十几名孩子有肢体残疾或智障。照顾21名孤残孩子生活起居的是4名护工,她们是苍南当地农村妇女,平均年龄超过60岁。

护工王女士和谢女士说,把两名孩子拴起来,别人看到肯定会有非议,但她们为这两名孩子的问题伤透了脑筋。

3、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