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上错床 无处可逃的我只好任由粘稠状牛奶溅到我身上(2)

美容护肤知识大全 http://www.57ems.com

1、总裁上错床 无处可逃的我只好任由粘稠状牛奶溅到我身上(2)

“你想要怎么样?”原来是他……我挺直了脊背,迎头与这个总裁卯上!“你是我花一千万买下来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拇指重重地按压在我下巴上,下巴上的肌肤凸陷一片。切齿语毕,总裁俯下头,唇刚沾到女人美颈上的肌肤,银光一闪。我手中赫然就多了一把尖刀,总裁反应敏捷地抓住了我的手臂,使了蛮力。

总裁上错床

我无法承受手腕袭来的疼痛,指节一松,尖刀轻松落入总裁手里,总裁望着手上的尖刀,食指刮了一下刀峰,抬头,冷妄地道:“这是为那老头子准备的吧!”是的,虽然与金领班有约定在先,我怕紧要关头时无法脱身,所以,在身上藏了一把尖刀。没想到,这尖刀却还真是排上了用场,只可惜,只不过片刻,我就已经失了势。大手一挥,尖刀扔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当’的声响,揽过我娇弱的身子,不顾我的反抗,霸道狂肆的吻,铺天盖地袭卷而来。

总裁上错床

随后,我心慌意乱,想着挣扎,无奈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总裁摆布,任由粘稠状牛奶溅到我身上。这段经历也伴随着我的一生,现在的我还没能从这段阴影里走出来。

2、萌妻哪里逃 那晚我将她逼到角落里无处可逃

难以置信,那天自己竟然对小姑说出了“萌妻哪里逃”这么疯狂的话。其实,自己和姑姑相处久了之后,内心深处就有了想要占有她的欲望,只是苦于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终于,在那个夜晚,我将她逼到角落里无处可逃......

萌妻哪里逃

本人长得也不赖,有点小帅吧,自我感觉还蛮好的,今年26岁了,平时装着斯文,但是心底里,自己的性欲很强的,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讲了,但是性欲很强,不是个好东西,总想多找个女人来。我的姑姑33岁,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公务员,人长的挺有风韵,因为比较注意保养,看起来也比较年轻,皮肤比较光滑。姑姑穿着黑色衣服躺在床上那动作实在是诱惑得很,就那次让我实在受不了,迫不及待地想。

萌妻哪里逃

姑父在北京做生意,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家里只有姑姑和我的表弟,说是表弟,实际上他也只有10来岁。我自己,现在26岁。178cm,我长的还算帅,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偶尔喜欢浏览成人网站,对少妇很有兴趣,以前也有过2个情人,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分开了。

萌妻哪里逃

姑姑身材不错,其实我早就有想法,不过因为受到道德的制约,也不敢怎么样。可是机会还是来了。前年,也就是我24岁的时候。夏天,我去姑姑家给她送点东西,就她和我表弟在家,因为比较晚,我就没有回家,她铺着席子在客厅,我们坐在席子上一起看电视,表弟先睡着了,后来我正要关电视的时候发现姑姑也睡着了,她在家穿得很随意,短裙。

萌妻哪里逃

不知道为何,也许是姑姑穿的短裙过于性感了吧!那一刻,竟激起了我的欲望,我控制不住双手,轻轻地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下,那种感觉,我想我会永生难忘,姑姑并没有因此醒来......

3、萌妻哪里逃 那晚我将她逼到角落里无处可逃(2)

这是我的第一次行动,没有再敢往下继续下去,毕竟,如果她醒了,我会死的很惨。我不相信小说里面写的那种自己的姑姑婶婶会很配合自己的侄子那种情况。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姑姑家,表弟去北京,姑父带他玩去了。

萌妻哪里逃

1个小时后左右,姑姑说让我先自己看电视。自己要睡会儿。让我走之前叫她就行了。过了半个小时,我进到姑姑的房间,她已经睡着了。我碰她,喊她,看她没有反应,我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萌妻哪里逃

直接就将姑姑扑倒在床上,一开始姑姑是很反抗的,没想到渐渐地,她竟开始享受起这个过程,还在我的耳边娇嗔连连。完事之后,我就开始为自己的兽行感到愧疚了,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怎么去面对姑姑,我该怎么办?

4、总裁上错床 无处可逃的我只好任由粘稠状牛奶溅到我身上

总裁上错床这种事情,在很多人看来是荒谬的,总裁怎么会轻易上错床呢?不过这段经历,至今仍让我难以释怀,回想起来还是会后知后怕。那个夜晚,我无比绝望,无处可逃的我,只好任由粘稠状牛奶溅到我身上......

总裁上错床

为了给家庭偿还债务,我把自己卖给了一老头,没想到被他儿子一霸道总裁盯上,兽性总裁强锁欢我无处可逃,深陷别墅迷情。究竟该何去何从!我跑遍了整幢别墅,当我撩着裙摆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刚踏进屋子,低沉浑厚的男人嗓音誓要穿透我的耳膜。

总裁上错床

“这里所有的物品都是按原来的样子摆放的。”总裁坐在一把贵妃椅子上,修长的双腿搭在一起,手臂搭在椅背上,神情散漫而休闲。“怎么样?还是那个味道吧!”他的声音带着鬼魅,我定定地望着他,这个总裁掷出一千万,买下我,绝不可能像诸老头一样,是贪图我的美色,顿时,警戒心肆起。

总裁上错床

“你是谁?”“忘记我是谁了?”总裁低笑了两声,笑意转瞬在唇角凝结,眸光陡地转为冷咧。“没想到,我在你记忆里是这么不值一提。”忽然间,记忆如倒带,某些零星的片段从自己脑海里掠过。心一颤,我向他走了过去,来至他面前,伸手撩开了额角上遮挡的一绺头发丝。一个清晰的十字刀痕,丑陋如蜈蚣一般印在了我雪亮的瞳仁里。

总裁上错床

刹那间,总裁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从贵妃椅上拽了起来,他那一米八左右的身材将我紧紧裹住,犹如一座高山一般。双眼盯着我,发问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5、猜你喜欢: